注射辉瑞疫苗会变成转基因人吗?
2021-01-08 10:45:59
  • 0
  • 0
  • 0
  • 0

最近《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作者为Jon CohenDec的《he coronavirus may sometimes slip its genetic material into human chromosomes—but what does that mean?》论文。该论文说,所有的病毒都把它们的遗传物质插入它们感染的细胞中,但它通常与细胞自身的DNA保持分离。那么,SARS-CoV-2(“COVID-19”)呢?

为了测试SARS-CoV-2的RNA基因组是否能整合到我们染色体的DNA中,研究人员将逆转录酶(RT)基因(一种将RNA转化为DNA的酶)添加到人类细胞中,并用SARS-CoV-2培养工程细胞。在一个实验中,研究人员使用了来自HIV的RT基因,他们还利用人类DNA序列(称为LINE-1元素)提供RT。研究小组在12月13日发表在bioRxiv上的预印本中报告说,制造这两种酶的细胞导致一些SARS-CoV-2rna片段转化为DNA并整合到人类染色体中。这就是说,SARS-CoV-2(“COVID-19”)的RNA是会通过反转录改变人类的遗传物质的。

辉瑞的新冠疫苗mRNA,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mRNA的方法生产疫苗,这可以被视为是一个科技的突破。但是请别忘了,mRNA(信使核糖核酸)还会为人体细胞提供指令,制造标靶蛋白或抗原,这种疫苗是否也会反转录到人体DNA,目前还没有看到直接证据,不过存在理论上很大可能性的。由于这是所谓的人类科技新突破,出于安全考虑,而应该做大量广泛的科学论证和实验才能接种,至少这类疫苗在上市前应该补充一些重要的试验数据,以排除上述的危险因素。但可怕的是,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危险就仓促上市并注射给人体,连起码的三期实验都没有做到。更不要说还有其它他们应该考虑到而却根本没有想到的潜在危险,比如说:是否会变成转基因人?如果注射过这类疫苗的人都变成了转基因人,就意味着他们以后生育的后代也将成为转基因人,将永远遗传下去。这将给人类造成毁灭性的灾难。

但是有人不以为然,认为新冠病毒在正常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整合进入人体DNA,而mRNA疫苗只是模拟病毒的一个分子,只有一小段核酸片段,不带有新冠病毒的其他成分,并不能像新冠病毒一样复制,所以mRNA疫苗整合到人体DNA的可能性非常小,对人类基因库的影响微乎其微。人类基因组本来就有7%-11%的序列是病毒插入序列,就像HIV会整合到淋巴细胞,HBV会整合到肝细胞,HPV会整合到宫颈上皮细胞。不只是人,所有物种都有,所以即使整合也无需大惊小怪。

这个观点正确吗?首先这已经不是科学家的严谨态度了!转基因首先应该是人工的转基因,像上面所说的各种病毒的整合都是自然整合,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应该看成生物自然进化的一部分,这不能算是转基因,如果连这种自然选择、自然进化的基因都算作转基因的话,那么世界就不存在非转基因的生物了。但是人工设计的mRNA疫苗就不一样了,这种疫苗已经带有明显的人为成分,已经失去了自然性。想想看,如果大家都对这种人为设计的疫苗不以为然的话,那么只要产生一种新病毒,我们就会将一种新研制的mRNA疫苗注入人类身体中,久而久之、积少成多,人类基因库岂能不会在人工主导下发生突变?而这种突变最终也会影响到生殖细胞上,如此代代传承下去,长此以往,届时的人类还是人类吗,人类岂不会成为怪物?

另外,和完整病毒入侵人体的途径不同,mRNA疫苗设计的危险还在于它进入人体后不会选择特殊的病毒细胞进行攻击,而只要有吞噬功能的细胞全都有被攻击的可能,甚至因为其载体的亲脂性而使任何细胞都有受到攻击的可能。被感染的细胞不会因为其mRNA序列无限制的复制,而导致被感染细胞因为失去存活所需的营养而崩解死亡,因为它只是细胞中合成某种蛋白质的信息链的一个。这并不仅仅是排除清理掉病毒刺突蛋白本身的免疫功能造成的抗体,来排斥未来病毒的感染那么简单。这就是说,辉瑞的新冠疫苗mRNA会带来很大的副作用,事实已经如此。

辉瑞疫苗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已经初步显现。辉瑞疫苗已造成数十人死亡,这种疫苗还敢接种吗?据海外网1月2日的报道,有240名以色列人在接种辉瑞疫苗后仍然感染了新冠病毒,300多人出现严重不良反应,另有4人在接种美国疫苗后死亡。据海外网1月4日的报道,1名葡萄牙医护人员在接种了美国辉瑞疫苗2天后死亡。今日俄罗斯5日报道,挪威药品管理局宣布,两名养老院居民在接种辉瑞疫苗几天后去世。新加坡《联合早报》2020年12月上旬就披露,美国辉瑞公司的新冠疫苗在测试阶段就导致6人死亡。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美国“曲速”行动政府项目科学顾问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辉瑞公司的新冠病毒疫苗可能会导致比预期更多的过敏反应。斯拉维说,人们对辉瑞疫苗产生过敏反应的频率“高于其他疫苗”。不过,由于政治偏见和社会制度、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西方社会普遍采购美国的疫苗,但美国疫苗的拙劣表现,让很多西方民众胆寒。比如法国愿意接种新冠疫苗的人数比例只有54%,意大利、西班牙也只有64%,瑞典居民丽莎·伦伯甚至表示,"就算给我1000万欧元,我都不会接种"。

综上所述,出于人类整体发展的长远利益和严格谨慎性考虑,我们建议目前最好暂时不要接受mRNA这种新冠疫苗的注射,或者至少要等到更多次的严格实验并得到令人信服的安全性结论后。新冠疫情尽管严峻,但也不能像目前世界上很多国家一样,在还没有完成起码的三期实验,就仓促使用未经严格验证的疫苗,尤其是mRNA新冠疫苗。天无绝人之路,人类现在还有灭活疫苗可用,这种疫苗也是人类目前为止最安全可靠且最成熟的疫苗。目前,中国已经率先完成灭活疫苗三期实验并上市,该款疫苗目前已经接种400万剂次,至今无一有严重不良反应,也无一人在完成接种后感染新冠病毒,这是人类克服新冠疫情的最大福音。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