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真能逆转衰老?一个可能导致物种异化的危险设想!
2021-01-30 11:45:19
  • 0
  • 0
  • 0
  • 0


我这儿提出的这样一个问题是一个灵魂拷问,就是想让那些人摸着自己的良心扪心自问。NMN真有那么神奇吗?还是来自于西方世界的一个神话,或者说西方现代科学营造的一种虚幻语义环境?本文就先按照西方现代科学的思维逻辑来分析这个问题。

 

一、NMN究竟为何方神圣?

NMN(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全称“β-烟酰胺单核苷酸”。被现代科学认为是一种自然存在于所有生命形式的分子,是一种自然存在的生物活性核苷酸。在分子水平上,NMN属于核糖核酸,是核酸RNA的基本结构单位。NMN是必需分子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的直接前体,被认为是提高细胞内NAD+水平的关键成分。而NAD+又叫辅酶Ⅰ,全称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存在每一个细胞中参与上千项反应,是细胞保持活力的重要支撑。衰老过程中NAD的下降被认为是导致疾病和残疾的主要原因。因此,补充NMN,就能提高了体内NAD+含量,从而延缓、改善、防止衰老等。——这就是NMN被认为能够使人类防止衰老和长生的主要机理。

按照他们的理论,NMN是核酸RNA的基本结构。RNA是什么?这就需要我们先从细胞核分析。细胞核核内含有核液、染色质(或染色体)和核仁。细胞核是真核细胞内最大、最重要的细胞结构,是细胞遗传与代谢的调控中心,是细胞内遗传信息的储存、复制和转录的主要场所。可以说,细胞核就相当于汽车的发动机,相当于电脑的CPU。

细胞核内部含有细胞中大多数的遗传物质DNA,它们包含着大量基因。基因支持着生命的基本构造和性能,储存着生命的种族、血型、孕育、生长、凋亡等过程的全部信息。生物体的生、长、衰、病、老、死等一切生命现象都与基因有关。它也是决定生命健康的内在因素,基因具有物质性(存在方式)和信息性(根本属性)两重属性。但基因的存在方式不只在DNA上,也存在于RNA上。而RNA在体内的作用主要是引导作为生命最为重要存在方式的蛋白质的合成,它在核仁中产出之后,会进入细胞质进行mRNA的转译。

由此不难看出,RNA在生命中的核心作用了。RNA是生命自然产生的核心物质体,是生命之所以为生命的根本所在,RNA的多种结构和方式规定着生命界的无限丰富多样性。面对与这样一种存在,人类最好的做法是顺其自然法则,而不要企图进行任何改变的尝试,否则就有可能打乱生命界的秩序,极大干扰生命的存在方式。然而,自以为万物灵长的现代人类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自以为发现了基因和遗传密码,便完全不顾生命界自然平等的法则,自私地想通过基因工程这一打破自然进程的人为技术,改造或清除他们认为的不合理的基因来治疗疾病、延长寿命,甚至要进行转基因和基因编辑,以维护人类中心地位。

这是极其危险的一种设想。如果任由这些设想持续进行下去,那么生命界的自然布局将有可能被重新改写,整个生命界将有可能进入一种畸形状态,生命界的自然秩序将被打乱,非自然的人工生物和畸形人等怪异物种将会产生。而NMN就是核酸RNA的一种,它的存在具有自然合理性机制,但企图通过在人体内补充NMN的来达到阻止衰老的目的,本身就严重打乱了作为生命体CPU的结构,这其实就是在违背生命界生老病死规律的非自然方式,是一种人为干扰生命存在方式的做法,其预后也是很严重的。

但是主张通过改造基因阻止衰老进程的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NMN是激化NAD+保持细胞活性服务的,而NAD+是哈登和汉斯冯奥伊勒在20世纪初期发现的,两人还因此获得了1929年诺贝尔生物学奖。不仅如此,在围绕NAD+以及其周边产品的100年前后,共有六届诺贝尔得主。他们冠冕堂皇地问,难道诺贝尔奖还会骗人吗?显然把获得诺贝尔奖的研究看成真理的化身了。但诺贝尔奖就一定意味着合理正确的吗?宇宙数百亿年演化而成的生命界之万千复杂机理,人类在其中连蝼蚁都算不上,其中的奥妙岂是几个小小诺贝尔奖就一定能够研究透的?

事实上,即便按照通常的道理,要想通过口服的NMN补充剂激发NAD+保持细胞活性,还存在起码的理论上的缺陷。人的肠胃是干什么的?消化食物啊!NMN通过服用方式进入人体消化系统后,大部分会被胃酸和肝脏快速消化代谢为烟酰胺,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入血液,更无法进入细胞。另外,由于NMN是一种具有磷酸基的小分子,即便有少部分NMN能接触到细胞,也可能有大部分不能有效地穿透细胞膜并进入细胞核去激活NAD+。所以,NMN只能起到进行有限的激活作用,而所激活的NAD+也只能引起少量的酶变反应。

但即使如此,这种酶变反应能像人那样有主观意识地进行方向性精准的基因修复吗?扯淡!这种最多是一种自然而盲目的修复。所以,尽管有动物实验研究表明,NMN有抗衰的作用,但其效果一定是微乎其微的偶然性的,而且这种实验只是在小型动物上的,对于人还是很难说的。而从目前公开的研究结果来看,目前为止,也仅仅有一项是关于NMN人体临床试验的,结果仅仅为:单次口服NMN100/250/500mg,均不会引起脸红、胃肠道反应等副作用,且NMN会被人体高效代谢。基于此,许多人认为,因为NMN缺乏大量的人体临床试验,更多的它只是一个膳食补充剂。

人类往往有盲目的跟风现象。自2015年哈佛医学院遗传学教授大卫·辛克莱尔首次确认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逆转衰老、延长寿命作用后,其迅速成为了学术及生物技术领域的双重热点,更被多家生物技术及药企争相商品化。2018年,美国Herbalmax公司通过酶催化合成技术将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成本降低至$350美元/月,并以瑞维拓(Reinvigorator)品牌推向市场,上市第一年销售额便突破一亿美元。京东和天猫通过跨境平台将其引入中国后,更多次引发疯抢至断货。随后,“股神”巴菲特旗下的全球供应链巨头麦克莱恩(McLane)公司也与Herbalmax达成战略合作,为瑞维拓在全球范围内的普及再次提供了强力推动,并加速了价格更加普适的瑞维拓“核心版”的推出。最近,又有科学家声称发现了一种所谓的NAMPT酶,能够合成体内的β-烟酰胺单核苷酸,一时间又引起了一股研制NAMPT酶的狂潮。

不过,许多名人也在购买NMN的品牌产品瑞维拓,但并不一定是因为“有效”,有可能是看重其背后的经济价值或是投资价值。对于此类现象,历史上是有很多教训的。1899年9月,梅契尼科夫在法国报纸《le matin》上声称保加利亚人是全世界最长寿的民族,在该国的一个原始村落里他发现了一种叫做“酸奶”的神秘饮料,他还声称这个村落里每20个人当中就有一位百岁老人,长寿率大大高于其他地区。1904年6月8,在法国农业学会的报告厅的演讲中,他声称酸奶比乳酸菌片的长寿效力更大,喝酸奶可以让人活到200岁,头发永远不会变白。在演讲的最后,他故意公布了酸奶的制作方法,以此吸引投资。酸奶狂潮席卷欧洲整整8年之后,最讽刺的事情发生了。1916年,梅契尼科夫去世,他只活了71岁。

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教授李可基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口服NMN可以补充老年人自身合成NMN的能力不足,但具有一定延缓衰老功效之说尚无证据。王鹤松表示,NMN作为抗衰老原料在国内没有进行安全评估,在国内直接销售这类产品违法违规,在此前提下,申请保健食品也就无从谈起。而即便是保健食品,原则上也不能声称有此功能。

 

二、现代科学无法揭示生命的实质和精神的秘密

现代科学最大缺点——它是建立在分析思维的基础上。这种思维的特征之一就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即无法从整体的角度出发去做研究和判断问题,这使很难从根本上合理解释生命这种宇宙最复杂的物质存在,目前最高的成就也只能对生命进行现象性描述,而无法涉及实质性问题。比如,现代科学对精神的秘密和实质就是无解的。

纵观整个现代科学的发展历程,我们发现它事实上一直处于一个逆自然过程。自从现代科学主要在西方产生以来,人类一直处于一个企图通过违背自然规律来改造自然的逆向过程,科学的负面作用越来越大,结果导致地球环境被人为地大肆破坏,全球十大环境问题有哪一样不是现代科学技术带来的?战争日益频仍,两次世界大战使人类遭到极大灾难,核武器和生化武器使人类面临被人为毁灭的空前危险中,现代科学技术对此难辞其咎。建立在现代科学基础上的西医连生物进化的根本动因都没有搞清楚,却形成了一套企图通过破坏生命机体的完整性达到治疗疾病的医疗体制。他们对抗疾病的原则就是——切除与杀灭!对于不能治疗的器官就直接切除,对于有害细菌和病毒就直接杀死!如此下去,随着抗生素的杀灭强度日益提高,细菌与病毒必然也会通过不断的变异来提高自己的生存能力,恶性循环,总有一天会导致毁灭人类的“超级病毒”产生,这次的新冠瘟疫如此强大,其实质就是西方科学及其西医所导致的直接恶果!

某种角度上说,西医及西方科学是用来改变和破坏这个世界的,为何如此?现代科学很可能是站在错误的角度上、通过错误的方式从相反的方向上构建的认知体系,不然就无法解释自然科学内部矛盾越来越严重、科技的负面作用越来越多,以及为何现代人类的各种危机和人为灾难越来越大等现象。这就像科幻大片《逆世界》一样,看起来发生各个世界的自然现象和自然规律很类似,但却是两个重力完全相反的星球。基于此,现代科学的知识体系也有可能是完全相反地认知了世界,尽管这种认知看起来似乎也在很多情况下合乎事实,但这种事实证明却有可能更像是镜像里面的印证。

即便不是这种情况,现代科学作为工业社会产生的具有几百年的认知体系和知识形态也已经走向过时和腐朽了,原因除了上面所说的现代科学的内部矛盾和负面作用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现代科学最深层次的认知只能触及到微观世界!这种古老陈旧的物理化学方法和知识体系是根本不能解释生物有机现象的,这是导致其至今不能解释生命及精神之谜、不能解释生物进化的根本动因、不能合理解释很多已知和未知等现象的根本原因。

一个根本上还无法揭示生命的实质和精神秘密的认知体系,却妄想研制违背自然规律的逆衰老药物?岂非天方夜谭!对于这种所谓的基因长寿药,我们还要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问题——如果现代科学的生物理论完全是错误的呢?结果就很可怕了,因为这将有可能会把人类引向自我毁灭的不归路。我们知道,转基因食物来自于西方,而新冠疫情下,欧美研制的mRNA新冠疫苗也是基因药物。现在的严重问题是,NMN+转基因食物+mRNA新冠疫苗,这些不断叠加的人为基因改变,会不会将他们变成更加没人性的半兽人?这是一个走向人类自我物种异化的危险邪路。

 

三、新文明杜绝人为改造生物,极限事业完全应运自然而成

我们认为,生命世界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更为深层次的秘密世界,而这个世界是现代科学所认识不到的,这个世界只有通过全面先进前沿的认知体系才能触及到,这就是新文明的认知体系!

人类在古代可以把握宏观世界,现代人类可通过现代科学技术认知微观世界,但新文明时代的新文明人则可以探及宇宙的最底层——极限世界。极限世界的尺度小于微观世界60个数量级,极限粒子是构建宇宙宏观及微观的最基本时间和空间单元。只有通过极限世界,我们才能够真正认清生命的实质,揭示精神的秘密。这是完全不同的三个认知层面——古代人认知作为第一层世界的宏观世界,现代人认知作为第二层面的微观世界,新文明人认知作为第三层面(最底层)的极限世界(参阅《统一信息论》及《紫微星明》)。

新文明的认知水平已经完全超越了现代科学知识体系,就在于新文明的认知体系已经触及到了宇宙万物的极限层面,可以从最基础层面揭示包括生命和精神在内的宇宙秘密,可以探及宇宙最根本的运作机理。正因如此,我们坚信唯有通过新文明的认知体系,我们才有可能彻底解决生命体之生老病死的局限性问题。而作为新文明终极事业合作的THSP工程并非是硬性改造生命世界,更非改造人类。

新文明终极事业坚决反对那种为了不死永生,而硬性粗暴地搞人机结合、换头术、意识上传到机器、强人工智能机器人等等粗劣而畸邪的技术建构,因为这其实是一种在将人类引向怪异物种的异化邪路。新文明的THSP工程尽管看起来特别超越前沿,但其实仍然是一种顺其自然的人性化方式,主张在人文和自然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在人类心理能够愉快接受的前提下,将人类自我精神(包括品质、意志等人文主体内涵)全部原封不动地自然化置换到比生命体更加高级、更加舒适的超生命载体上去。所有过程既遵循了生命体的自然规律,又通过全新的载体合理避开了生命之生老病死规律的约束。这完全是一种顺天承运的自然方式。基于此,新文明终极事业应该是彻底实现对生命界超越的唯一方式,也是能够真正实现意识上传、永生等人类增强的最佳最合理的现实途径。

与许多人的科学至上论不同。新文明人认为,圣人圣言不是真理,科学论证不是真理,诺贝尔奖成果不是真理!只有逻辑事实及合理性才是真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